最近感覺像是正在放著一個長長的假期,腦子裡突然浮現了一句很像是「長假」的台詞:「有時候就當作是自己放一段長假。」目前的腦子是空的,只是不斷的接收外界的刺激然後直覺反應,原地踏著步伐卻又不斷張望四周。放大再放大,幾乎看不清楚影像全貌還想前進。
        因為自己總是急,急著開始新的階段,急著進入狀況,急著吸收新的事物,急著向前走。沒想到繞了一大圈,仍沒走出這座山。被風雪拖著腳步,內心更顯沈重。我何時可以走出這片被冰封的雪道,直到看見無垠青綠?回應我的只有寂靜,與自己沙沙的腳步聲。處在一種昏沈和清醒的交界,懸浮在霧氣中,似有意識的流動,一不小心分神便陷入更深沈更緩慢的黑闇。
        然而脈動依舊存在。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