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難想像人竟然如此脆弱,尤其在沈默過後,任何比時間流動更細微的聲響都顯得震耳欲聾。更何況憤怒此時正在腹中燃燒,炙熱的火焰沿著食道蜿蜒四竄,就那麼剛好灼傷了僅剩的尊嚴--這可憐的小傢伙,即使火勢劇烈在眼前仍是氣都不敢喘一聲的,眨著無辜大眼睛乞求憤怒之火能放過他一馬。當然,火勢來得猛烈,尊嚴自然連同自制力一起燃燒殆盡。
  於是傷害被放在顯微鏡下以數百萬倍放大。儘管一百個不願意,傷口就是這麼清晰,讓人無可遁逃的難堪。
  你說,傷害人的同時自己一樣難捱。但如果要我說,那些不過是傷害人之後乞求諒解的藉口。一件事情的發生,就從當下算起,怎麼會發想到久遠以前曾經受過的傷害,接著再將過錯歸咎於「好久好久以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與脫口而出的話語可不像一個童話故事般溫馨,畢竟我們都已經長大,至少不再是嗷嗷待哺的小雛鳥,掌控權不在手上等等莫可奈何的爛理由,是不是可以暫時放在一旁呢?就像有一些音樂你是再也不會觸碰,以免回憶起那段自私的歲月,一方面責備自己的軟弱,一方面沈溺在得到快感的瞬間,無視於這樣的舉動會對往後造成多大的影響。不可否認,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才會創造出神。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有多少次在崩潰之後假借神的旨意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是上天的安排。但,真是如此嗎?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點什麼……是的,音樂,雖然他對音樂並沒有特別讓人讚嘆的品味。隨手按下MP3的PLAY鍵,一瞬間,只是一眨眼,音符傾洩而出,是如此容易地將他帶入天堂,簡單的像是呼吸一般,在這一刻沒有人可以評斷些什麼,揚起的嘴角說明了一切。即使是他也能夠擁有安寧,不費吹灰之力,曾有那麼零點零零一秒,他將所有不順心的事情拋諸腦後。但其實嚴格來說,他是個不需要煩惱太多事情的幸運傢伙,比起為了生活汲汲營營卻依舊填不飽肚子的路人甲乙丙,有固定的假日、平穩的工作、三不五時來點小爭吵的家庭……或許並沒什麼好抱怨的,不是嗎?
  但是不夠,他仍然會在冬日的清晨第一道曙光灑落的時刻,抑或是乘著晚風疾駛在夏夜的路上,不可否認的感受到比任何歡樂時光都要來得深刻的孤單。那麼,不留餘地的用力撞擊他的心,夾帶著熊熊火焰將他殘存的自尊焚燒殆盡。然而,在他察覺到的時候,馬上轉變成冷冽冰霜,冰封住曾經有過的感受,令他麻木卻又不得不感到刺痛。總是在不對的時刻想起,原來自己一直都是一個人,將來也都會是一個人,對於這樣的未來,他沒有把握自己是否已經做好準備。過去他曾經天真的以為不過就是那麼一回事,一個人睡在一張雙人床上(比單人床舒適多了),一個人出門上班,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下班回家,一個人在家過節日(偶爾出外買個好料犒賞自己)……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但沒想到實行起來比想像中的困難許多,雖然對他來說一個人去餐館吃飯,一個人上戲院消磨時間並非什麼難事。
  怎麼會思考到如此深沈,是誰的歌聲太沈重,彷彿有人狠狠拽了他一拐子,在眼冒金星的同時更強烈感覺到難堪與羞恥。天哪,在這一刻他竟然還想找藉口,以為如此就能把傷害降到最低,道歉不過是另一種傷害人的手段,他應該是最明瞭的。他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想要回到原點檢視自己的心,也擔心會不會到頭來自己不過是原地踏步不曾前進。所以他逼自己向前看,至少不斷向前邁出的雙腳也的確是不需要經過太複雜的大腦思考,就讓他不停地移動,不去在乎身旁那些喧鬧的雜音……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喝來白酒輕飄飄,別理他,只不過是個膽小鬼。
嘿,你要去哪?帶上我好嗎?……這麼低微的話他要怎麼說出口?
我們曾經那樣快樂過,曾經。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幹,搞屁啊!」班尼轉頭了一口唾液,無視玻璃杯骯髒、佈滿指紋的杯緣,狠狠地將已經變得溫暖澀口的啤酒乾個精光,彷彿可以藉由如此豪爽又有男人味的動作為他鄙瑣受氣的星期四一抒瘴氣。不是明天才是十三號星期五嗎?搞什麼今天打從一出門就諸事不順。
  想到這裡,班尼忍不住用空酒杯使力的敲擊吧台,發出的響亮聲音卻沒有引起酒吧裡其他顧客的側目。當然,這裡又不是什麼高級俱樂部,除了昏暗的間接照明和永遠一成不變每晚都要重複播放個四五遍的爛老歌之外,溫熱的啤酒(永遠都放不夠的冰塊)並不能吸引那些自詡為高水準的「那種人」進門消費。於是,進門的不外乎是城裡屬於總是為生活奔波而又毫無收穫的下層人。但,那又如何?他就是喜歡這裡頹喪無為的氣氛,白日的緊繃步調搞得他快要發瘋,每每都是靠躲在樓梯間用發顫的手指點燃一根香菸……不,他才不是那種因為吸煙過量導致身上散發酸味的老煙槍,只是看著白煙輕輕地在空氣中升起、擴散,只是這樣的自然現象就能平撫幾次差點抓起電話砸向眼前那個老是帶著自以為瞭解一切眼神的科特老頭,他永遠都有話可以挑剔他做的事情!
  「班尼,如果你再繼續摧殘這個老舊的吧台桌,我就不得已要把你給請出去了。」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