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陽8

 

該不該繼續,不應該放棄,又對這樣的現狀感到羞恥。

 

「啊妳現在到底有沒有在找工作啊?」

「……算是有吧。」

「不要一直待在家,要走出去啊!」

「你是說拿著報紙到外面挨家挨戶問職缺嗎?」

 

腦海裡浮現外國電影中,不得志的主角駝著背笨拙的穿越高樓大廈間繁忙車陣,初春的風衣穿在她身上與俏麗時尚還有很大一段距離,衣襬下凌亂皺摺只顯得菜,好菜。看她緊抓著虛張聲勢的素色公事包卻一臉茫然,觀眾都不禁屏住了呼吸,甚至多事的人同時間出聲想警告主角,已經可預見在下一秒的轉角就要撞上一個身穿休閒服的男子。左手端著咖啡紙杯、右手另一端繫著一隻稍微有點接近暴走的傑克羅素梗犬,和那隻如同無頭蒼蠅般亂竄的小動物相比,他看來怡然自得的神態相當吸引人......

 

「對呀,那也總比妳老待在家裡好。」

「……哪有...」

 

犀利的視線透過滑落至鼻尖的老花眼鏡片,絲毫不削減其銳利感直射在對桌女人的頭頂。

 

這查某一定又在亂想些有的沒的,不正經。

老頭心靈的白眼都快要翻到後腦杓了。

 

直到她微微扭動身軀企圖側身避開老頭如雷射筆激光的審視,確定她的思緒重新回到剛才的對話,他才緩慢將目光轉回前方的筆電,繼續瀏覽一連串以前好像有看過又好像全新的老派網路笑話,一邊用眼角餘光觀察坐在對面顯得一派輕鬆的女人反應。

 

「吼,我真的有在問啊!而且這年頭,誰在看報紙求職欄的啦!」

「不要嫌錢少不做,也不要挑東挑西的。」

老頭和女人同時低頭啜飲馬克杯中的咖啡,啊,還是三合一的老味道最安心。

 

「我沒有嫌錢少就不做,但工作性質還是要挑一下。」女人頓了頓,砲火轉向全開,「而且不是我在說,為什麼要把我的名字取作『舒童』?!」

聞言,老人家的頭低了一點。

 

「而且,我們家還姓『賴』!」因為一時激動,搖頭晃腦的姿態讓一頭亂髮更是張揚。

 

「……不管姓什麼,只要能扛書的......都是好書僮。」

老頭給了對岸一個英明睿智的眨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阿滿 的頭像
張阿滿

10sisters

張阿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